作者 adminz 发布于 2019-07-28 修改于

乐队的夏天:唤起久违的悸动

 

《乐队的夏天》是一档原创音乐综艺节目,由马东主持,张亚东、高晓松、吴青峰等担任超级乐迷,在我的记忆中这也是唯一的一档关于乐队的综艺节目。

依稀记得2004年湖南卫视的第二届《超级女声》,那时候专业的歌唱比赛是央视『青歌赛』,《超级女声》的参赛选手都像是路人,但第二届《超级女声》却成了一场全民的选秀狂欢,影响力以及前几名获奖选手后来的发展,总体上说是《超级女声》各届中最强的。从此之后,各种选秀节目层出不穷,针对这一情况原国家广电总局于2006年3月印发《广电总局关于加强对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参与、主办或播出全国性或跨省(区、市)赛事等活动管理的通知》,对选秀类节目的选手年龄进行了明确限制:『参赛选手年龄必须在18周岁以上,举办未成年人参与的全国性或跨省(区、市)赛事等活动必须单项报批』,受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《超级女声》了,人们都说第一届的张含韵真幸运。

Thumbnail
2004年第二届《超级女声》前三名

之后让我记忆深刻就是《中国好声音》,在百度百科中《超级女声》的定义是『针对女性的大众歌手选秀赛』,而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定义是『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』,关于参赛选手的年龄问题《中国好声音》的陆伟回应称,『好声音』从来没有年龄方面的限制,因为『我们本来就不是选秀节目,而是真人秀节目』,『选秀是为了选偶像,但「好声音」的目的不是选偶像』。我个人觉得除了赛制形式的不同之外,本质上都是通过唱歌来选秀的歌唱类综艺节目,只是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参赛选手更加专业、赛制上也更加突出音乐性,标志性的东西是导师坐着的那把据说80万的天价椅子,当然还有汪峰的经典问题『你的梦想是什么?』。反观『青歌赛』,似乎早已经不复当年的影响力,比如姚贝娜,曾多次参加『青歌赛』,并且取得过冠军,还唱过许多电视剧主题歌,仍旧籍籍无名,但是上了『2013年好声音第二季』之后,尽管没能进入全国四强,但却获得的观众的认可,变得炙手可热,在她因病去世后在网络让乐迷很是怀念。

《我是歌手》将音乐类综艺节目的歌唱水平推到了极致,参赛者均是成名已久的专业歌手,这些实力唱将的比拼精确到了每一个音符,让每一个音符都散发着音乐的力量。在参赛者中也出现《超级女声》获奖选手周笔畅、张靓颖、谭维维,还有《中国好声音》的梁博、金志文等。

Thumbnail

梁博在中国好声音中,刚开始低调内敛,并不突出,但比赛越往后表现越优秀,对音乐诚恳的态度极其打动人。特别是在见到崔健时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他的偶像一直在那里就像没有变过,他所喜欢的音乐也一直都在,他似乎体会到了追寻的意义。但是在最后成了2012年的年度冠军之后,和别的获奖选手忙着发专辑、参加各种综艺节目不同,梁博却很少露面。当梁博出现在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,虽然和那些大咖们比起来还稍显稚嫩,但是词、曲、编曲全由他自己创作,并且好像用的是自己的乐队,让他的音乐体现出很强的独立性,具有明显的个人特色。

Thumbnail
2012年《中国好声音第一季》_梁博

黄贯中在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以歌手身份出场,他是Beyond乐队的吉他手,当《海阔天空》响起,那种熟悉的感动自然能让他获得一个相对较好的成绩。他唱的第二首歌《吻别》改编的很有新意,就像海浪既缠绵又犀利,但这个舞台最主要还是看唱功,单纯从唱歌的角度,我觉得黄贯中的声音可能是经常唱摇滚的原因,虽然爆发力感染力都挺强,但是不够稳定。看着他背着吉他全心投入唱歌的样子,我忽然有点心疼,我想他不应该来这个舞台,和那些手里只拿麦克疯的实力唱将比拼声音并非他的强项。但是正如胡海泉在主持时所说,以后要在他的名字前加『两个志』:歌手。对于他勇于突破自我的我精神,无愧于曾经殿堂级的Beyond 乐队。于是在重返舞台时他唱了一首《我终于失去了你》,可能他也意识到了他会失去这个舞台,最后把吉他举过头顶又猛的提在手里然后轻轻平放在舞台上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非常帅,然后诚恳谢幕,只留下吉他依然在舞台上发出重金属的音色嗡嗡做响。

Thumbnail
2013年《我是歌手第一季》_黄贯中
Thumbnail
谢幕(我是歌手第一季20130201期)

之后很少关注各类综艺节目了,偶然打开网易云音乐,发现民谣竟然发展得很好,其中两位有代表性的民谣女歌手还有『燕山人海池池语,陈词酒曲粒粒歌』之誉。

再然后看到『做头发的某璐与匹几万』的八卦才知道 Rap 的春天刚来就被一对狗男女砍死了一半,最近的『贝贝直播事件』似乎更是让 Rap 雪上加霜。其实大概看一下这些 Rap 的歌词就知道了,虽说音乐风格没有高低之分,但是歌词有,歌者的行为有,低俗的东西是绝对不会成为社会主流的,一句『你有 freestyle 吗?』是拯救不了 Rap 的,要拯救 Rap 还需要好好学习核心价值观,还需要有几个诗人一样的 Rapper。

之后竟然还听到过喊麦,这玩意儿竟然在网络直播中也能引起一阵潮流,真想说脏话……

 

《乐队的夏天》的出现让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各类电视节目的我眼睛里闪过一束光,虽然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把每一期的节目都看完,出场的乐队也只知道新裤子、面孔、痛痒,但是带给我的心情却『特别好』。在看这个节目的时候才知道吴青峰就是苏打绿乐队的《小情歌》的原唱。

在第4期(上)14分钟时,几位超级乐迷一起演唱了王菲的《闷》,吴青峰唱歌时声线很好听,欧阳娜娜非常可爱,两人对唱配合的非常好,很协调,很放松,盘尼西林说“瞧人家的这和声,张嘴就来”。

Thumbnail
超级乐迷(2019年《乐队的夏天第一季》)

南无乐队改编张杰的《天下》、刺猬乐队改编张杰的《只要平凡》进行PK,在38分时,张亚东老师点评说『张杰的歌是典型的流行音乐的路子,改编成摇滚乐的话,其实还是有很多方法,通过改变一两个音,就把它的味道变了。如果仅仅加一个民乐在里面,我觉得还是挺表面的东西』,节目中播放出张杰原唱和刺猬乐队改编的对比,似乎变化不大但是明显有了摇滚乐的感觉。

张亚东老师在节目中沉稳冷静,客观的评判着各乐队的音乐水平,还顺便给我们所有观看节目的人普及音乐的知识。

在第四期(下)35分,痛仰乐队对王菲《我愿意》的改编,又掀起了一场讨论,张亚东老师问『你们发现这个改编的特点了吗?』,欧阳娜娜说『每一句的尾音都有一个半音下来』,张亚东又演示了一下说『好好听,太棒了,其实一个微小的变化,但是突然让我觉得好有感觉。王菲的原曲是有一个庞大的管弦乐队的,他们只有三个人但可以做到让你听下来整首歌,这非常了不起,而且我觉得改的太棒了』。的确这样的改编保持了原曲的情感基调,并且在每次降半音时给人一种下坠感,不光表达的是『我愿意』,更像是一种沉沦和无法自拔。

Thumbnail
跳水(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一季第12期)

刺猬乐队在第十一期,《光阴流年夏恋》当子键唱到『有歌声四起』,石璐马上伴唱『啦啦啦』,这里配和的太美妙了。有意思的是他们因为音乐分歧而争吵,又因为欣赏对方的优点而和好,就这样相爱相杀。

九连真人乐队用白岩松老师的话说『是这一次《乐队的夏天》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亮点,这么多乐队里最有劲儿的就是九连真人...刀刀在肉...这是他们骨子里的东西』,尽管他们唱的是客家方言,歌词听不懂,但是似乎不影响欣赏他们的音乐,他们的每一首歌都像是一个故事,同时也很有仪式感,特别是当小号响起时让这种仪式感更显神秘和庄重。

在7进5时,因为莫名奇妙的进行了二次投票,网友对结果充满了质疑,但是我觉是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,《乐队的夏天》提供了这样一个舞台,让乐队走进大众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九连真人虽然没有进 Top5 但是赢得了口碑,盘尼西林进了 Top5 但却遭到质疑。欧阳娜娜被指偏向盘尼西林,没有做为超级乐迷的客观评判和责任心,但是她在台上和观众一样随着乐队狂蹦,真的就像一个乐迷小姑娘,我依然觉得她很可爱。

Thumbnail
乐队的夏天:九连真人

1994年红磡“摇滚中国乐势力”演唱会一直被乐迷津津乐道、甚至被神话,原以是那是中国摇滚乐队的春天,却没想到是最后的绝唱。20几年过去了,卡拉OK走向到了大街小巷、走向了主流舞台,但乐队一直是小众的。或许这也正是乐队的魅力所在,它是个人化、独立性的,又极具创造性和突出的现场的表现力,不会拘泥于某种形式,更不是卡拉OK,3、5个人就是一个完整的舞台,摇滚就是乐队最好的音乐表现形式。这些年音乐节、Livehouse 的兴起给了许多乐队生存下去的条件,但是像新裤子那样年收入千万的乐队毕竟屈指可数,就像九连真人说『家人反对……请假也相当不容易』,白岩松老师说『这正好反映出有许多人是在兼职做乐队』。当然也有一些乐队水平的问题,就像高晓松老师说的『就是噪噪噪……一上来哇哇哇扫三和弦就完了』,不能只看形式,不是为了耍范儿,而要真正热爱音乐。乐队如何在保持独立性、保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精神同时走向音乐风格的多元化、大众化呢?

不知道乐队能不能真正的迎来夏天,对于我来说,《乐队的夏天》让我的心一阵悸动,在老婆孩子都休息之后,撇一眼墙角蒙尘已久的吉他,偷偷开心一笑;又或者某天拿起吉他陪着孩子唱一唱《小星星》、《新年好》,不经意间来一段 solo ,孩子说好棒,我说等你们再长大点就把这把吉他给你们玩啊!

希望《乐队的夏天》能发现更多更好的乐队,希望有更多更好的音乐走进大众,给我们感动,给生活温暖和力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