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 张龙于飞 发布于 2015-05-10 修改于

我的吉他弹唱 《当你老了》:一首苦逼屌丝的挽歌

/files/u6/video/2015/05/%E5%BC%A0%E9%BE%99%E4%BA%8E%E9%A3%9E%E5%90%89%E4%BB%96%E5%BC%B9%E5%94%B1%EF%BC%9A%E5%BD%93%E4%BD%A0%E8%80%81%E4%BA%86.mp3
/files/u6/video/2015/05/%E5%BC%A0%E9%BE%99%E4%BA%8E%E9%A3%9E%E5%90%89%E4%BB%96%E5%BC%B9%E5%94%B1%EF%BC%9A%E9%9A%BE%E5%BF%98%E7%9A%84%E4%B8%80%E5%A4%A9.mp3

 

(单击上面播放按钮播放mp3)

(单击下面播放视频)

 

视频原始地址:点击打开

 

  10年前第一次读到《当你老了》这首诗及创作背景时,我觉得难以形容,只是把诗反复读许多遍也还是爱读。我读到的是(袁可嘉 译)的版本,这个翻译版本应该是最好的,没有一点翻译的痕迹,就好像原诗就是用中文写的一样。 

  现在我才知道了,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当时我读这首诗的感受,这个词就是“苦逼”,而10年前并没有这个词。

  当我完全抛开叶芝的诗人属性,仅仅做为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,用一种世俗生活的心去理解,就作者本人对待爱情的态度而言,我不得不说,诗人真苦逼,超级屌丝哦,请注意我没有对诗人有丝毫的不敬。

  我觉得诗人是没有分清楚诗和生活,把生活当成了一首诗,在世俗生活中爱错了人。爱是双向的,当诗人付出了他炽热的心和热烈的追求之后,却换不来茅德·冈的一个微笑,即使在诗人临死前,茅德·冈也不愿意和诗人一起喝杯茶,甚至在他死后连他的葬礼也拒绝参加。这样的爱有什么意义?爱本就应该是美好的,令人愉悦的,而这样的爱只能叫“苦逼”。

    原诗最后“垂下头来”,将视线从回忆拉回到了现实中,“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”,如果就此打住,诗人也能落得一份潇洒,就像在说“你不珍惜,你别后悔”。但诗人偏偏接着说“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,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。”,显然诗人并没有放弃,在痛苦绝望中依然表现出希望,不管这里说的是诗人自己还是爱情本身都末曾离去,在不远处纠结着。或许给一个信号,比如一个微笑,诗人就会从山上冲下来,露出脸庞,但显然诗人自己也知道,他等不到这样的信号。这种痛苦纠结,绝望中的希望,只能用“苦逼”来形容。

  子曰:四十不惑。诗人却一辈子也没有看透这份感情,陷入其中,至死也无法自拔,难以释怀。其实对待任何事包括爱情但求问心无愧便好,做事时拼尽全力,至于结果不管是什么都欣然接受。爱,不一定非要在一起,如果不能在一起,那就保持初心,远远看着,简单爱着,顺其自然就挺好。而诗人竟然多次求婚,直到晚年还向其女儿求婚。这要有多屌才能做到啊?

  当然,就像“问君能有几多愁”的李煜一样,也正是茅德·冈的态度和诗人的执着,才让我们有机会读到像《当你老了》这样的诗篇,留下了流传千古的故事。

  也是在10年前,读这首诗不久,我曾经给一个姑娘写过一封信,这封信我写的很认真很用心,但内容很正常,是关于音乐列表和mp3播放器说明之类的东西。在正面写完之后,我鬼使神差的在背面写下了这首诗。不管她现在还记不记得这件事,都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是很正常的朋友,偶尔一起相聚,聊聊各自的工作,各自的生活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
 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没有诗人那样伟大的情怀和坚强的信念,只能按步就班地过一种世俗的生活。

  2015年CCTV春节联欢晚会上由这首诗改编的同名歌曲火了,但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主持人在介绍时竟然说这首歌是写给母亲的,朱军还深情的说“是啊,当你老了,头白了”,我感觉有点恶心。我想CCAV的这些专家名嘴们不可能不知道原诗的意思,但却要这样曲解,来迎合春节全家团圆的氛围,这样恶心的事CCAV干起来真是得心就手啊。

    当然,这首歌词因为去掉了原诗的最后四句,感觉多了些温情,没有了原诗的痛苦和纠结,在情感上更接近水木年华的《一生有你》。

  这首歌曲最好的版本应该是李健在《我是歌手》节目中演绎的,李健自从离开水木年华组合后,默默耕耘,出了多张专辑,终于这些歌走上了春晚舞台,许多成了经典。也成就了“音乐诗人”的名号。

  我也已经好久没有认真弹过吉他了,今天自娱自乐,录了两首,第一首是《当你老了》,第二首是许巍的《难忘的一天》,这首歌温暧内敛,符合中国人“中庸”的处事风格,虽表面波澜不惊,内心早已翻江倒海,虽擦肩而过但已温暧而难忘。

 

关于创作背景可以看“百度百科里的介绍”或者另一篇文章“自古多情空余恨——叶芝《当你老了》背后的感人故事”。

《当你老了》

(叶芝 袁可嘉译)

当你老了,头白了,睡意昏沉,

炉火旁打盹,请取下这部诗歌,

慢慢读,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

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;

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

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

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

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;

垂下头来,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,

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,

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,

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。